慈心的儿女。妈

丽丽看了一眼场门口“阶级斗争,一抓就灵”的标语牌,就说:“妈妈,买肉!买肉!”妈妈一听就摆下脸来:“丽丽啊,你看,不是妈妈小气,你爸爸故世前住院还欠人家几百块钱账,我现在什么都做,食堂和后勤小工,晚上还看大门,一个月才拿多少钱?才30多,你采桑叶,看蚕子,一个月才拿10块钱,我们还要生活,你爸爸的欠账什么时候才还得起啊?”说着眼睛就湿了。丽丽说:“我有钱。”说着就进屋从枕头底下翻出小荷包,数给妈妈看,“一共4毛5分钱。我不用你的钱。”妈妈说:“伢子哎,那还是你那年过10岁生日时,爸爸给你的钱,就省到现在……”说着就放下针线,用手捂住了脸。丽丽说,“我买了根冰棒。”妈妈皱着眉,就伸手从自己口袋里掏钱,掏出一些圪子钱,放在手里数。丽丽就一下把荷包里的钱都倒在妈妈手里,妈妈数到7毛3的时候,就不数了,抽泣起来。丽丽就端了个小凳坐在妈妈身边。妈妈说:“丽丽啊,这刚够买一斤肉的钱了。你的钱就算妈妈借你的,以后还你。”说罢,就双手捂住脸呜咽起来。丽丽仰头看着妈妈,眼泪也涌出来了,摇妈妈的胳膊,“妈妈,我不要你还,我还可以帮人家看小孩子,挣钱!”妈妈抹了一把眼泪,“傻伢子啊,你自己还是小孩子啊,你挣了钱还要上学!”说罢失声痛哭起来,丽丽也抑制不住,扑到妈妈怀里,大哭起来。

正是:书画琴棋诗酒花,当年得意不离它。而今七字都更变,柴米油盐酱醋茶。

历者哭,写者哭,读者同一哭!

哭了一会,妈妈抬起头,露出笑容:“伢子,不哭了,我们买肉去。”丽丽抬起头,看着妈妈慈祥的面容,妈妈说:“都是为了你那个美如掷果盈车的潘安啊!”妈妈旧社会过继给地主家当女儿,学过一点文化,后来又跟当右派诗人的爸爸学过一点古典,丽丽知道妈妈讲潘安指的是谁,就破啼为笑。妈妈说:“从来只有慈心的父母,没有慈心的儿女。妈妈这可都是为你好啊,看你将来不会把妈妈忘了!”想的心酸,又擦眼泪。丽丽用小手绢帮妈妈擦泪,着急地说:“我们走吧!”妈妈说“好!”,又把兜里的钱数了一下,看女儿笑得那么灿烂,就高兴。母女俩就拎了个篮上门外集市上买肉。仲春时节,广园大界里忙忙碌碌,正是:

 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