央和地方的管理

“中国的吏治——当然全世界,不管在何等制度下,都存在这一问题——但只有在中国,也只有在中国,统治这么大的一个国家,庞大的管理阶层,实际上变成一个独立的无所不在的食利和中间盘剥阶层……朱元璋甚至用过“扒皮实草”来解决贪污问题……”换了一个历史系的主讲人。

“你对四清四不清怎么看?”一个同学横生枝节。

“清的不多,在俺那个乡里,有好的,但大多数……”

“人之初,性本恶……”

扯到性恶性善,都承认教育教化作用,分歧在‘祖先之训’还是‘西方之化’……讲到最后,又是‘体’‘用’之争、‘器’‘利’之辩,觉得绕不出圈子。

“中国,如果从世界文明主流的角度看,完全是一种伪文明,没有自由、平等、民主、博爱这些概念,所有的文献典籍都是讲统治术,包括道德经。”一位大学一年级同学突发异端。

“这是胡扯!”几个同学群起攻之。举孟子如何、庄子如何,大有攻城拔寨之势。

“好了!好了!”一个面容沧桑的同学拿出一个头巾布包,“来,还是肚子要紧!”是妈妈老家的远房弟弟,按说,小诗该喊他表叔,拉了小诗一把,把布包打开,是老家农村带来的炒花生。大家一齐围上来,又有一个同学拿出一瓶地瓜干,都用杯子斟上,剥壳啖核,品醇饮鸩,唇香舌臭,眉飞色舞。“来,干了,祝老秦哥与乡村地瓜二嫂百年到老!”大家一起举杯。一个语言文学系的同学感慨乍起:

“我哭你啊,诺大中华,悠悠千年,真精神何在?”

“农民精神!”“民脂民膏!”

七嘴八舌,东扯西拉,又扯到试行联邦制,也许能解决中央和地方的管理问题,像美国那样……又扯到苏联如何祸害中国,‘十月革命一声炮响’,苏联帝国欧亚,如果说其在国内还有几许自由特性的话,在外交中从来都奉行的都是扩张和霸权政策,对中国的蚕食鲸吞,从清朝初年至今这三百年间从来没有间断过……

 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