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,有的说将

的汁髓,一直到8个月后,尝尽甘酸咸苦,人间冷暖,这才柔指千峰,包茧自缚,进入冬眠梦境,准备下一周轮回,这也大概是1965年中期儿童的写照,可能亦与当时国家的收购政策有关。且说爸爸哭笑不得,开门把妈妈迎进来,妈妈怒容满面,“看这些孩子把家里搞成什么样子了!”忙不迭在地上拣拾,都一起放进箩里,端到外屋桌上。小诗背了一书包桑叶跳跳蹦蹦回来,和妹妹一齐理理,挑精拣肥,给蚕宝贝吃。妈妈呼天抢地:“谢天谢地啦,不要再创造什么新奇迹了吧,不要再折腾我们这个家了吧!”小诗和妹妹学校作业与蚕虫看护两头兼顾,宵衣旰食,风雨无阻,四处采集桑叶。到8月暑热,蚕龙已十分健旺。这一天,小诗和二狗他们到护城河岸采桑叶,几条龙都粘在树上,书包都满满的;忽然有人喊:“死人啦!死人啦!”爬下树,战战兢兢,往前一看,水边漂著一具泡涨的尸体,看那模糊的面容,小诗依稀想起在什么地方见过,“见鬼啦!”原来是‘北国风光’!吓得魂飞魄散,几个人抱着书包拔腿就跑,一直跑过古流巷,就听到议论,原来那人被关进疯人院,黑夜跑出来落到水里溺毙的。

“不管怎么说,都是一条性命吧!”小诗和几个同学暗叹道。

下午,院子里来了爆炒米花的,七八条虫坐在墙根,闻着即将出炉的玉米花香,谈到了生命。“好可怜噢!一个人就这样完了。”三猴说。

“生命无常!”二狗的声音。

“佛教里还有活无常的。”四虎突然冒出来一句。

“什么叫活无常?”瓜皮最小,按理是要问的。

……谁能答出来呢?当然没有一个人能答出。

“什么时候再到城隍庙去玩?”

“听说天子阁里菩萨显灵唉……”

小诗心一动。

“马上就要考试了。”二蛋说。

“你长大了准备干什么?”黎亮问四虎。

谈到生命的志向,有的说将来想当工人,有的说想上大学,二蛋说,将来想开火车。

小诗一言不发。他想着再过几个月蚕就要上架作茧,冬眠长休了。

 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