坠落凡间的天使

我点点头。

首先,他的眼睛很特别。他有中国人或金星人的凤眼,我有点难决定,也说不定是来自有发光水晶从地底冒出来、空中有十个紫色月亮的另一个星球。我的眼睛长得也有点像东方人,由此可知我们的确是兄弟,不过他的眼睛真的非常东方。

还有,他的后脑扁平,平到像迷你版的太空船停机坪,要是加上四个垫脚,都可以当托盘用了。

最让我讶异的,是乔凡尼伸到毯子外面的脚趾头,像被电到一样不断抽搐,而且那只脚只有四根趾头——或许应该说勉强看得出是五根脚趾头,只是第四、第五根,也就是无名趾和小趾连在一起,像还没剥开的巧克力片。

“那另一只……”我指着脚问:“另一只也长这样吗?”

“对,”爸爸说:“很搞笑吧?”

我耸耸肩膀,不知道这样算不算搞笑。说真的,我有点傻眼,但我心想,我最好的朋友安德烈也让我傻眼过。

乔凡尼呢……他没有耳垂,耳朵从头部往外张扬地打开。我告诉自己,我们每个人都不一样,所以乔凡尼少一根脚趾头说不定踢球更神准,就跟穿了无车缝球鞋一样厉害。

我们每个人都不一样,不一样这回事有时很有好处。我想到那些坠落凡间的天使,不得不把翅膀藏在羊毛大衣下面;或是《X战警》里的独眼龙,不得不老是戴着太阳眼镜。

乔凡尼平时可以跟其他人一样穿鞋、穿袜,不过球赛进行到某个时候,在关键的那一刻,他把鞋袜脱下来,用他专属的特别脚法,在禁区边界举脚射门,让守门员傻眼。

***

我被这个特别的弟弟迷得晕头转向,想要搞清楚他到底怎么回事。只要妈妈把他一个人留在娃娃车上或另一个专门为他准备的地方,只要她一转头去做别的事,例如收拾衣橱之类的,我就会像《星际大战》里的间谍卫星一样黏着他。

“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?”

 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