才笑得没有那

再说这天蚕种场,丽丽记得小诗说过星期天要来看自己的,一大早就洗脸刷牙,对着镜子梳头,编完两个小辫子,还扎上两个妈妈新给买的红头绳,还在照镜子呢,妈妈大早到外面打了点野菜回来,高兴地说:“伢子哎,今天打扮得这么齐整,要相亲啊?”丽丽嘴一撅,“妈,你怎么这样说?你忘了……”话没说完,妈妈说,“我可没忘,过两天,就是你爸爸过世后你第一个生日。”“那我15岁了。”丽丽偷偷朝镜子里看了一下自己,粉红的小脸,亮晶晶的眸子,她向自己挤了下眼睛,“就是挤给你小诗看的”,镜子里的小人也挤了下眼睛。她“噗嗤”一下笑了,“我是笑给你看的。”镜子里的小诗也向自己笑。呸!你才笑得没有那么好看呢,成天像个疯子样的东奔奔西颠颠,脚擂鼓一世苦,谁要你啊!“噗!”她向镜子里伸了个大舌头,又嫣然一笑,怕妈妈看见,又假装在自己头上抹水。妈妈拣了菜,回屋拿菜箩,“哟,丽丽头上都长了白发啦,来,妈妈给你摘了。”说着,摘了丽丽脑后的一根白丝,打趣地说:“少白头有人求。”丽丽喜滋滋地晃晃头。

妈妈说:“丽丽啊,妈妈给你过生日包菜饺子吃。”丽丽这下才说:“妈妈,今天小诗哥来,买肉包饺子!”妈妈一听才想起来,高兴地,假装逗趣说,“哦,那你们俩算过生辰八字没有?”“什么生辰八字?我俩到庙里拜过了。”“拜过了,拜什么?”妈妈一听,眉毛一挑。“拜菩萨啊,我俩结拜兄妹!”丽丽笑逐颜开,“喔”,妈妈眉开眼笑。“现在什么时候了,还结拜兄妹,那是封建迷信。”妈妈边洗菜,小声嘀咕了一下。“哟,妈,你什么时候也思想现代化起来了。”丽丽还在照镜子,又瞅著自己说了一句。“不是妈妈现在也讲现代思想化,是现在到处都在讲革命思想化。”妈妈嘟囔了一句。“哟,还在照镜子啊,小伢子臭美哎,快把妈洗的菜拿去晾了。”丽丽拿了菜箩,都是马齿苋荠菜的,放到日头里晾了,妈妈一看,丽丽今天又穿的蓝花布紧身小布襟,就说:“哟!远逛衣裳近逛人啊,我们丽丽可真是个古典小美人了。”这边就拿起椅子上丽丽的衣服补针线,又唠叨:“现在什么都是革命,你看农场都革命了”,往蚕种场队部一指,低着头辍针线,又嘟囔了一句:“你爸爸就是革命一辈子,最后还被打成右派。真是搬不倒坐鸡笼,一身账又是窟窿了。”眼泪就掉下了。

 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