活儿,凝望着

一连几天,小诗在学校都躲著丽丽。他想着那天在文化馆墙上的一幕,心里有一种复杂而怪异的感觉,总觉得对丽丽有一种负罪感。上课的时候,心神不宁,老是萦绕着丽丽在树下向上看自己的惊讶的眼睛……一会儿,又出现丽丽在小剧场门口怯怯的身影……他恨自己,为什么要做对不起丽丽的事,又在心里嘲弄自己为什么没有勇气向丽丽坦白……课间操时,冬冬喊她上广播室都喊不动,冬冬只好一个人去了,说小诗病了。同学们在操场上疯,小诗一个人坐在教室里,打开丽丽爸爸送的《泰戈尔诗集》,翻开,在《随想集.云使》一章中夹着一页纸:

一天我还记得那一天的中午,绵绵雨丝显得很疲惫。
室内阴暗,我无心工作。于是我操起琴,伴雨而歌。
她从隔壁房间里出来,默默地走到门前。然后她又折回去。
她又一次来到外边,在那里让立着。
尔后又慢慢地走回屋里,坐下来。
她手里拿着针线活儿,凝望着窗外那些隐约可见的树木。
雨停了,我的歌声也已沉默。她站起身来,梳理著自己的头发。
除此之外,再也没有什么。只有那一天的中午,将雨声、歌声、
昏暗和闲散融为一体。
历史上的国王、皇帝和战争、起义,很容易被忘记。但是那天中午的
一块时光,犹如难得的宝石一样,深藏在时间的宝盒里。对此,只有我们两人知悉。

丽丽一笔一划工整秀丽的字迹,最后一个自然段是用绿笔写的,正散发出少女的馨香。……

广播里传出一团声音,小诗竟无法分辨讲的什么。中午开饭时,冬冬提醒他说:“小诗,今天中午学校里安排的吃忆苦饭,不要忘了!”这才想起本来是分配给他的广播任务,冬冬看了他一眼,出去了。小诗上了食堂,排在队伍后面,每个同学的饭盒里有两个米糠做的窝窝头,再加一点农村的臭腌菜。“好臭啊!”有的同学皱着眉头,转身就倒了。小诗闻闻自己盒里的咸菜,是臭,现在知道每天乡里人是吃什么了。他咬了一口米糠窝窝头,粗的像砂子,应该是‘天堂’里的珍肴了。

 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