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息。这下

史老师!”小诗心里喊了一声,脚步再也迈不动了。就见放着许多自行车的那排平房的路口,走出一群人,拎着提琴盒什么的,中间一个阿姨,像画片上的仙女,瓷娃娃一样的脸,高高的发髻,亮晶晶的眼睛,又尊贵又亲切,和身旁几个男的说说笑笑着,登上一辆‘革命文艺巡回演出队’大红横幅的汽车,向送别的人招招手,汽车腾腾开走了。小诗失望地回到家里,史老师只红墙一妁,杏然而去,自己却蒙在鼓里,要是刚才不去看疯子,不就能看到史老师了吗?对面那排房子都住的什么人?一定是学问很高的演员作家的,如果自己也学会了艺术,不就是能经常跟史老师在一起了吗?

这样想着,小诗就感到浑身是劲,每天画半小时画,半小时写大字。学音乐呢,自己最喜欢的,偏偏没人教,每次爸爸总说忙。爸爸看了学习计划,高兴的不得了,说:“这个孩子有出息。这下好了,知道自己学习了!”小诗说,“爸爸给我买小提琴!”爸爸头一低,“这个……”为难地说了一句:“我们家穷哎……”小诗难过地抹眼泪。爸爸赶忙问,要多少钱,小诗说不知道。爸爸就带小诗到商店去看,墙上挂的小提琴发出诱人的光泽,一问要50多块呢!“爸爸没钱啊……”爸爸叹口气,小诗垂头丧气地回到家里。他想,“这下只好写字画画了”,想起爸爸讲的古人勤奋学习‘头悬梁、锥刺股’故事,就拎来一桶水,放在桌子下,两腿插进去,哟,好冷,过一会就好了,这样就能逼自己集中精力努力学习。

妈妈看了,哟,真新鲜,小诗现在知道用功了,逢人就说,“我们家小诗现在不贪玩了!”邻居家的阿姨听说了,也都来参观,赞不绝口,说我们家的二狗也这样就好了。这天下午,大院里的胡阿姨来看妈妈,还带来了几个大人,都看小诗写字画画,听到胡阿姨说,“这孩子早熟,跟别人家孩子不一样……”跟妈妈嘀咕了半天,妈妈皱了眉头。小诗头都不抬,只顾自己练字,心里憋了一肚子眼泪,“都是爸爸不给我买小提琴,我才这样的。我们家穷……要是有钱,我早就学会了!”第二天上学的时候,看到路边有小孩给人家擦皮鞋的,突然萌生:“现在有人租小人书的,既然人家小孩能给人擦皮鞋,我为什么不能在街上摆小人书出租呢?”

 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