。小诗搂着丽丽

丽丽就搂着小诗的腰,俩人向桑园深处踱去。丽丽又开起了玩笑:“小诗哥,人说,初五十四二十三,老君炉里不炼丹。你好象总有什么心事,你说你,你今天来,到底干什么?人盼你,你不来。我不知道今天你要来,你又来了……你说,到底有什么事瞒着我?”小诗说:“他人有心予寸度之,你总喜欢揣度我的心思。”丽丽又咳嗽了一下,曲下腰来,撒娇地说:“人家喜欢你嘛!”说着又是两声咳嗽。传来了“丽丽,吃饭啦!”的喊声,俩人就往回走。小诗又说:“十里不同风,百里不同俗。人家是有事嘛!”丽丽又弯下腰,逗笑地说:“是和冬冬有事吧!?”小诗迟疑了一下,才把自己和仙才准备上新疆去做工的事,一五一十讲给丽丽听,讲了怎么那次在东门大桥遇到仙才卖烤红薯,怎么碰到卖核桃糕的关云长和小旋风柴进,怎么听他们讲新疆砸小石头工资高,自己又怎么和仙才商量,怎么去……丽丽听了就心疼,“不要去!”在他腰上掐了一把。小诗说:“丽丽,你知道,现在我们都太穷了,家里都需要钱,再说……”看着丽丽的眼睛,丽丽的眼睛正在慢慢闭上。小诗看着晚霞说:“你还要上学,如果我有了钱,可以帮助你上学!”丽丽呻吟了一声,颤颤地靠在小诗身上。小诗搂着丽丽,有信心地又说一句:“我们准备放了暑假就去。”丽丽已经无力地倒下了。

小诗赶快把丽丽抱住:“丽丽!丽丽!你怎么了!?”丽丽的脸色已变得苍白,赶快摸额头,回头向屋里喊:“卢阿姨,不好了,丽丽她……”扶著丽丽就往回走。丽丽妈妈跑上来,摸了一把额头,说声不好,俩人一起把丽丽扶进屋里,放在床上,赶快盖上被子。丽丽妈妈拿出体温计,插在丽丽嘴里,过了一会,取出来一看,发高烧。小诗说:“赶快送医院吧!”丽丽妈妈满院子找板车,因为今天清明节,有人临时用都带回家了。小诗就把丽丽背在身上,丽丽妈妈准备了丽丽的衣服,抱着个小被子,俩人上郊区医院。

走上大路,在车站等了一会,都是扫墓回城的车。小诗背着丽丽,三里多路跑了一身汗,跑到医院,就奔急救室。医生打了一针,就吊盐水,又准备了药。妈妈去挂号时,丽丽就苏醒过来了,看见小诗在身边,脸上就淡淡地现出红晕。医生说要住院观察几天,先交20元住院费。妈妈一摸腰包,才5元钱。医生说,那先住下吧,明天一定要送来。当夜小诗在丽丽身边陪伴到半夜,就蜷在丽丽床头地上打瞌睡。丽丽妈妈把小诗扯起来,指指长条凳上的小被子。小诗钻进被子里睡到天亮,赶早车,回到家,告诉妈妈说丽丽得了重病,要一点钱,问妈妈拿了20元钱,放了学又赶车到了医院,给了丽丽妈妈。又连着几天,放了学赶晚车上医院看护,丽丽的病状好转了,这才放下心来。接下来两个星期天,又去陪了两天,一次是和学校老师、冬冬,一次是和仙才志刚

 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