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心灵在继续黑暗下

小诗坐在省城大学校园外假山旁的石凳上,在自己的画夹上急速地勾勒著。那是昨天自己从大学区回来……在精神病医院后门口看到的一幕……“哟,你们看,他从精神病院跑出来了……”“检察院……法医,鉴定他真的患……高度精神分裂症……”行人纷纷议论。

小诗加重了线条,耳畔又响起了那夜空里的声音:

1956年的夏季
一个叫裴多菲的青年诗人
人类的夜莺
在布达佩斯的夜空响彻……

小诗用橡皮擦了擦素描纸,凝神专注,修饰画面上人物脸部的线条。眼前,一幕幕场景闪过,模糊逐渐转为清晰……在护城河、在环城公园、在中心闹市区……到处都有这些咒语式的的谶言……

我们已经没有话说了
让那些暴君、专制、谎言、屠杀、邪恶……
统统都死去吧
崛起如山般的希望
和树叶般的阳光

那个疯子蹒跚著,嗫喏著,发出可怕的谶语,殷血红了一路,从孩子们中间径直走过去了……

“心灵在继续黑暗下来
出现许多怪异
牡变成牝雌变雄
地震干涸
许多老鼠猖狂地逃窜
这时候刮起了狂风
扫荡大地上的一切邪恶
在了无声息的可怕沉默里
脑海会响起震骇的马车
小草要顶起压在头顶的天空……”

“雷开夫来啦!”“打啊!打疯子啊!”人群歇斯底里地喊叫着,咒骂着,雪块树棒报纸团甚至土疙垃暴雨般地砸过去……疯狂的暴民们找到了发泄的对象,狂热地跳笑,喧嚣著丑恶的激情,突然有人喊:“警察抓来啦!”人群一哄而散

 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