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煦的春风

看见丽丽一个人孤独地坐在教学楼后面的花坛旁吃,便生恻隐,走到花坛旁,看见丽丽脸上有泪痕,悄悄一旁坐下。见丽丽咬了一口窝窝头,脸上沾著泪痕,就又坐近了一点,忐忑地问:“丽丽,你哭了。”丽丽这才看见小诗就坐在自己身旁,马上高兴起来,用小手指抹眼泪,笑着说:“我没哭。你才哭呢。”小诗见丽丽笑了,心里稍释重负,又轻轻探问:“窝窝头不好吃喔……”丽丽用小指头又抹了一下眼角,淡淡地笑着,脸上现出圣徒般的平静,小声说:“这个我吃过了,我在家经常吃。”小诗看到丽丽脸上祥和的表情,感到惊奇,丽丽看了小诗一眼,又轻轻地在窝窝头上咬了一小口:“我从小就吃这个,跟我爸爸在农场时候吃的……”小诗眼泪流出来了……丽丽一看,“哎,怎么你哭了?”

小诗真的哭起来了。丽丽忙摇摇他,安慰他,又掏出小手绢往他手上塞,见他不动,就用手绢往他脸上擦,小诗哭出声来了。丽丽赶快哄他:“都怪我不好,快不哭了,叫同学看到……”小诗马上止住了抽泣,看远远的有同学正向教学楼走来,就用衣袖掠了一把,几口把窝窝头吃完,丽丽也吃完了。看着碗里的臭咸菜,俩人都笑了。

洗了碗以后,俩人走上教室,小诗让丽丽坐下,拿出《泰戈尔诗集》,丽丽打开扉页,一眼看到爸爸新添的字迹,眼睛一下亮了,小诗看丽丽的眼睛像燃烧的黛玉,一下惊住了。丽丽双手举著念起来:

有些鸟是不能被关在笼子里的
它们的羽翅太辉煌了

一根翎毛曾飘落
我的病床带着歌声

丽丽又翻开诗集,翻开‘采果集’,小诗的目光落在第1节:

我年轻时的生命犹如一朵鲜花,当和煦的春风来到她门口乞求之时,她从充裕的花瓣中慷慨地解下一片两片,从未感觉到这是损失
现在青春已逝,我的生命犹如一颗果实,已经无物分让,只等著彻底奉献自己,连同沈甸甸的甜蜜

 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