毫无观赏兴趣

繁花》作者本人出生于一个中共官僚家庭,金宇澄的父亲,本是姑苏地界的富家子,上世纪40年代参加中共地下党组织,直接受潘汉年领导,长期在上海等地搜集情报,数次入狱;50年代,因为卷入潘汉年冤案,再度入狱数年,全家人历经动荡。因为熟悉,《繁花》中男主角阿宝的儿时经历,以及阿宝父亲坐牢的故事,作者写起来格外地信手拈来,素材繁多,惊世骇俗,读来常有后脊冷汗潺潺之感。

大陆有许多特工电视剧,人物原型多是1949年以前的所谓“沦陷区”共产党员的特工,他们信仰共产主义,为战胜国民党、“全国人民得解放”而奉献自身,打入国军内部,努力担任要职从而窃取情报,从内部瓦解国军,一般会发展一个女子成为同志与夫妻,共同宣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,这样的故事充满大陆千家万户的屏幕,再次教育了人民革命成功幸福生活来之不易,要对中共感恩戴德。

然而,据金宇澄写下的关于父亲的文章,晚年的金父,对于这种大热的特务题材的电视剧毫无观赏兴趣,这位当年为情报出生入死的前特工,面对偶尔瞄到的一二镜头,只讥讽其道具——冷天里还穿法兰绒料子、白皮鞋?或许,1949年以后的遭际,已经令这位曾经的地下特工彻骨地明白,自己年轻时候为之奋斗的,是一个反人类的虚幻乌托邦、撒旦的骗局,而自己也深受其害。他把国民党、日本人、共产党的牢房都蹲过一遍,共党执政后,他基本上并没有过上被许诺的正常生活。年富力强的年华,都用来坐牢了,牢里牢外没完没了写检查和表忠心,一度在供销社负责草纸管理。他晚年沉迷历史,常常用放大镜读二十四史,作者对此的解释是,既然他看不见被许诺过的未来,于是便频频回首历史烟尘中的过去。

 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