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声女高音

62年,哥哥在香港读大学。给阿宝寄来一张卡拉丝的歌剧唱片,这是当时世界最红的美声女高音,另附有一份有关卡拉丝演唱的香港剪报。也许是受弄堂里一些毕业不想工作的资产阶级少爷小姐【当时叫‘社会青年’】影响,阿宝对格利高里‧派克和赫本颇有好感,等他看到唱片封套上卡拉丝的照片,感觉这个美人跟赫本的气质极其相似,每当留声机里放出她婉转的歌声,她在《卡门》里由女中音一直上升到花腔高音,辗转反复,‘啦莫,啦莫,啦阿莫,呵啦啊莫’的咏叹,阿宝也会想到《罗马假日》结尾,赫本在车里给格利高里‧派克最后销魂痛心的一吻。认识卡拉丝的这段时间里,阿宝在陶醉中,反复听着的咏叹,觉得自己的成长,有了寂寞的感觉。

“有一次,提早下班的父亲走进房间,默默把唱针拨离旋转的唱片,父亲眉头皱紧,耐心跟阿宝说,‘阿宝,别跟香港阿哥有啥来往,不许再回信,听到伐。’阿宝答应了,但最终,他还是悄悄给哥哥回了信,在信里,他真诚地对阿哥说,‘意大利语言是世界上最好的语言,我原来喜欢女高音刘淑芳,她唱《鸽子》、《宝贝》好听。我可以寄唱片到香港吗。’

“一个月后,阿哥的回信说,‘意大利语的基本音素是a, e, i, o, u五个母音;还有清脆明亮的15个辅音、浊音,鼻腔共鸣的鼻音,富有韵味节奏的双辅音、颤音、铿镪的塞擦音。阿宝,你想学意大利语吗,上海还有私人补习班吗,淮海路瑞金路口那个绿袋房【台球房】还在吗……’”

 

发表评论